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家长举报班主任索贿遭“围攻” “浇水者”首度回应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0-11-28    作者:admin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拨通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电话,举报自己小孩所在班级班主任曹老师存在索贿的电话后,河北沧州的汪女士信息疑遭遇泄露。

不久,包括曹老师本人在内,校方以及曹老师班里的很多学生家长,都知道了举报内容是从她这里发出的。随后,汪女士没想到自己的举报内容不仅没有得到支持,反而还遭到了以任女士、安某某等为代表的其它家长的“围攻”、“热水浇头”,还因为到学校“理论”,被治安拘留20天。

近日,汪女士“热水浇头”事件引发网上舆论的强烈关注。但是作为事件另外一方的核心当事人曹老师的沉默,以及当地教育局的三缄其口,导致此事陷入一团迷雾。

11月27日,在此事中对汪女士进行浇水的任女士,终于发声。首度对封面新闻记者回应称:“浇水的行为和曹老师被举报无关,而是汪(女士)对小孩子出手,触及到了底线。”

“热水浇头”事件举报人:

我实名举报,教育局说会给我严格保密

27日上午,作为家长举报班主任索贿遭遇“围攻”事件的当事人汪女士,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的采访。她说,至今她的事情还没有得到圆满解决。

这一切,要从今年9月27日,她拨通的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那通“举报”电话说起。在电话中,她向教育局反映,自己儿子所在学校——河北省沧州市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四年级某班班主任曹老师存在向家长索贿的问题,从她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开始,曹老师就不断通过明示或者暗示的方式,收受家长的财物、现金等现象。

汪女士与当地教育局工作人员的对话

汪女士与曹老师的对话截屏

在这两通举报电话中,汪女士选择的是实名方式,接受其举报的教育局工作人员,也表示会严格保护她的隐私,不会泄露其个人真实信息。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举报之后没多久,一系列“烦心事”接踵而至。先是她的举报人身份明显是遭人泄露,因为有其他学生家长,在微信群里指名道姓对她进行了公开谩骂,说“你是个小人”,再到后来,汪的儿子被“莫名”取消班干部,其他同学也表现得疏远起来。

汪女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自己只给当地教育局反映过这些情况,从未向他人提起过这件事,为何家长们会知道是她举报的?记者了解到,后来的事态发展,汪和其他家长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争吵中被水淋头

公安:汪某多次辱骂威胁被拘20日

根据汪本人的描述,很快就有人暗地鼓动其他家长对付自己。新建了一个家长群,挨个动员家长们声讨,给曹老师出气,“甚至还在学校里游行,公开辱骂,要求我撤销举报,不然就让自己孩子罢课。”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姓安的家长,打电话骂了她有15分钟之久,还进行了恐吓。

汪女士在自己的头条号反映说,自己把此事反映到学校,再次回到学校办公室,其中班里纪律委员小孩的妈妈任某也到了。任某端起一盆热水,对着汪某淋头浇下,嘴里还在骂着:“总算给曹老师出了口气。”

正是汪自己文章的这个细节,让这个事情迅速成为全国网友关注的热点。此事引发强烈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几天以后,“受害者”形象的汪女士被公安机关拘留了。

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一份编号为冀中霸公(长安)行罚决字(2020)0015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则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1项和第二项之规定,对汪合并处罚行政拘留20日。处罚事由包括;10月14日上午10时在学校上课间操期间,她到班级拿手机录着对任某女儿说威胁的话;10月14日中午,其指使弟弟在班级微信群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10月15日下午两次到任某家楼下对任某进行人身威胁;10月16日零时和1时两次带着弟弟踢踹任某家防盗门,并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威胁。

到底发生了什么?

“浇水者”家长首度回应:

否认是给曹老师“出头” 只因对方伤害了孩子

汪女士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坚称,带头闹事的家长任女士、安某某等人是受曹老师组织,为曹老师出气,而当天用热水浇她头的任女士,浇完之后还说“终于给曹老师出了口气”。

11月27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上了任女士。标明身份后,任女士说“我正想找一个公开的机会,好好说一下这个事情,而不是她(汪)在这边胡说八道。”

在电话中,任女士首度回应了与汪女士发生纠纷的原委。她说,自己这几天一直不断接到来自媒体的电话,都没有接听,但当她看到汪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那些事情时,她越想越气愤,想找个机会公开发声,“明明就不是事实,全是片面之言。”

任说,当天她确实和汪发生了纠纷,但并不是因为曹老师被举报的事情,而是汪对其家人辱骂,对小孩出手,触及到了作为孩子母亲的自己的底线,她的水也并不是汪女士所说的热水,也不是提前蓄意带过去的水,而是顺手用学校办公室的一盆水,泼了过去,“我感觉不到那盆水的具体温度,但我肯定不是热水,甚至连温水都算不上。”

据任女士描述,当天她和学校几名家长一起,到学校办公室咨询曹老师为何迟迟不来上课一事,期间,她们并不知道是汪女士举报的曹老师,只是有些疑问,想跟校方咨询,结果汪女士一到办公室,就质问其女儿,“你妈妈不是不让你上课吗,你怎么来了?”各种言语挑衅下,任女士没忍住,就拿起水盆向汪女士泼了过去。

对汪女士的举报内容是否属实等问题,任女士说举报是校方和当地教育部门调查组在负责,她们之所以和汪女士发生冲突,跟举报无关,只是因为汪女士期间到她家踹门辱骂。之后却给媒体说是她在“闹事”,任女士觉得气不过。

而经过此事,任女士说,自己正在考虑通过更多的新闻媒体,公开发声和汪女士对质,“我在考虑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我也有我想说的情况,不能单方面地听她(汪女士)说。”任女士还补充,她对汪女士独自一人带着儿子和老人生活,表示挺同情。

记者调查:

谁泄露的信息?当地教育局拒绝回应

向沧州市教育局以及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拨通后,大概隔了两天后,汪女士被叫到儿子所在学校办公室了解情况。到了以后,发现是自称教育局的调查组,汪女士就认为这样安排不妥,调查组则安抚她,让她不用担心,会保护其个人隐私。

汪女士向当地教育局发去疑问

可现实不是这样。这之后,汪女士先是收到有自称某同学家长发来的短信,让她撤销举报,后来又在家长微信群里遭到人身攻击,说她是小人。她向当地教育部门组成的调查组负责人发去短信询问,对方否认了信息是教育局泄露的,她又向学校校长询问,校长也说不是从学校泄露出的。

27日上午,记者与沧州市教育局取得联系,该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说,对此事他们现在不便接受媒体采访了,也对此不作回应。

与此同时,记者也多次拨打曹老师电话,电话打通状态,均无人接听。到目前为止,他之前曾接受过一家媒体的采访回应,表述汪的举报不属实。相关的细节,没有太多透露。

目前汪和曹老师以及学校,正在接受调查组的重新调查。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报道:“举报儿子班主任索贿遭其他家长声讨泼热水”当事人:准备给儿子转学

11月25日,河北沧州市民汪文月在网上发文称,自己向当地教育局举报儿子班主任索贿后,被泄露身份信息,遭到班级其他家长声讨、辱骂,甚至被泼热水,“我和他们(其他家长)‘理论’,报警不被立案,反而对方报警后,我被行拘20天。”

汪文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已准备给儿子转学,同时决定对此事追究到底,“希望有关部门可以严查此事,将受贿老师清除教师队伍,查清事件中到底是谁泄密,以及办案民警在处理我与另一名家长任某的事时,为何执法不公。”

27日,红星新闻记者从涉事学校“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了解到,涉事老师目前“仍在学校”。另据澎湃新闻报道,沧州市教育局已在调查此事。冀中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一接线民警也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应表示,关于汪文月一事的相关情况他不便透露,“但所有的案件我们都是按照法律规定在办理”。

▲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图据网络

举报班主任索贿后

遭身份泄露、家长声讨和行拘

近日,有关“家长举报班主任索贿反被其他家长泼热水”的新闻引发关注。据相关报道,此事发生在河北省沧州市,举报者名叫汪文月,而她所举报的老师是“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四年级某班的班主任曹某。

汪文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的儿子今年10岁,就读于该校小学四年级。在其儿子一年级时,孩子的班主任曹某曾多次向她暗示索要东西,“一个多月的时间,差不多给了他4次东西,包括螃蟹、生蚝、茶叶、苹果梨和1000元现金等。”

关于汪文月的上述说法,在此前猛犸新闻·东方今报的报道中亦有提及。据报道,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纪检科一工作人员在回应媒体时称,经调查发现,举报人(汪文月)一共向曹老师送了四次礼物,一次是河蟹,一次是10来个苹果,一次是一小箱子“QQ新饮料”,都是放在小区门卫处。

▲媒体报道中的相关情节

汪文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2017年十一假期后不久,她与曹某发生了矛盾,“关系陷入僵局”。且在发生矛盾后,她便明确告诉曹某,自己将不再送东西,希望对方“好自为之”。

据汪文月提供的对话截图显示,她先是告知曹某“既然你索贿无度,我就不再送了”,后又进一步表示,对方“含沙射影”、隐晦地要这要那时,若她没给,便会被对方在群里点名报复,因此她“不愿再给了”。而对方(曹某)则回复称,“那次是我处理的有问题,我把钱退给你吧。”

▲汪文月提供的其与曹某的对话截图。受访人供图

汪文月说,今年中秋节前,她在收到曹某的又一次索贿暗示后,便向沧州市教育局和市教育局石油分局进行了举报,“当天就有工作人员回复我说,我的举报属实,曹某将受到处分。”

在一张微信对话截图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一备注为教育局的用户告诉汪文月,对方目前已根据法律条文“对曹老师的不当之举进行了处分”。而当汪文月追问是什么样的处分结果时,对方表示是科长起草文件,自己不好干预。

但令汪文月没想到的是,她没等到处理结果,反而自己的举报人身份被泄露,以致遭到其他家长的声讨、辱骂。

“10月14日,我去学校参加校长主持的‘调解’,被其中一名家长任某泼热水。”汪文月说,气愤之下,她的弟弟在班级群里骂了任某,并在和她一起去任某家理论时踢了对方的门,加上因任某女儿两次拳击她儿子,她在与对方理论时揪了对方的衣领,导致她和弟弟被警方行政拘留20天,“但任某等人也打过我、踹过我家的门,为何我们去报警时,警方却不立案?”

▲冀中公安局霸西分局出具的两份对汪文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市教育局介入调查

索贿、泄密一事正在调查中

汪文月说,在举报人身份被泄露的当天,她就联系过学校校长和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的相关调查人员,但双方都否认是己方泄露了她的举报者身份。且汪文月称,从她举报到现在,教育局对曹某的处理结果,至今未曾反馈给她。

据猛犸新闻·东方今报报道,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基础教育科张科长说,调查结果显示“曹某并不存在索贿情况”——举报者是曹老师的学生,她每次去曹老师那里“会买点东西,曹老师也接收了”,但这不能说是索贿。而据另一名该局工作人员称,关于汪文月举报人身份被泄密的情况,其并不知晓。

▲汪文月提供给红星新闻的,教育局工作人员的回复:“曹某想还钱”

27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一接线老师告诉记者,关于曹某和汪文月之间的纠纷她并不清楚,但曹某目前“仍在学校”。随后,红星新闻记者尝试联系涉事老师曹某,但多次拨打其电话无果。

“我们也不太清楚这件事的具体情况,”27日,沧州市教育局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此事没有结果之前,暂不接受采访。同时,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组织监察科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此事目前由石油分局办公室做统一回应。但记者多次拨打该局办公室电话,均无人接听。

据澎湃新闻报道,沧州市教育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曾向媒体回应表示,他们已于25日接到通知,目前已在调查此事;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则表示,联合调查组正在调查中,(调查结果)以后续通报为准。

▲汪文月提供给红星新闻的,其质问教育局石油分局泄露自己举报人身份信息的短信

此外,针对汪文月所说的被行政拘留及执法不公等问题,11月27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冀中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一接线民警表示,关于汪文月一事的相关情况他不便透露,但所有的案件他们都是按照法律规定在办理,“这个事的调查情况,建议与分局宣传部门联系。”

“因为这件事,孩子已没去学校上课了,我准备给他转学。”汪文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发生这样的事,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希望有关部门可以严查此事,尽快让他们的生活恢复正常,“希望将受贿老师清除教师队伍,查清事情中到底是谁泄密,以及办案民警在处理我与另一名家长任某的事时,为何执法不公。”

(——摘自网易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河南通风管道厂家整理)